<menu id="cucso"><tt id="cucso"></tt></menu>
<menu id="cucso"><tt id="cucso"></tt></menu>
<menu id="cucso"><tt id="cucso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ucs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ucso"><u id="cucso"></u></menu>

    富士康押注云工厂大湾区制造业期待华丽转型

    作者:21财经      选择源:21财经   时间:2019年05月07日

           “大湾区本身已经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集群,政府顺水推舟将既有的优势进行整合,大湾区规划纲要的出台,在交通连接、人才吸纳方面提供了更多的利好,这更有利于产业集群的发展。而且这个产业集群是经过数十年形成,任何外力因素都很难让其可以很快地迁移至其它地方。”他坦言。

           3月21日,位于深圳宝安的在线制造服务商云工厂宣布获得富士康数千万元的A3轮战略融资。这是云工厂继2018年8月中国科学院领投的A+轮数千万融资后,又一笔新的融资。

          “这是产业投资方的正常投资,富士康作为传统制造业的龙头,在制造技术上积累很深。云工厂作为一种新的制造方式,从富士康的角度来看,提前进行战略布局是有必要性的。云工厂这种制造方式在国内外都有一些同类型的企业,这也验证了这种制造方式的可行性,行业的风口已经来了。”4月9日,云工厂创始人、CEO李钦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。

           他透露,事实上双方已经在业务层面有合作,“比如我们有一些订单是放在富士康的工厂来做,利用他们的大批量生产能力,而云工厂则聚焦于前期中小批量生产,双方在业务上可以进行互补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据悉,云工厂客户数已达2万多家,自营工厂约有500台设备,外部合作加工厂有数百家,2018年平台GMV(成交总额,下同)达数亿元。客户包括海尔、联想、小鹏汽车、顺丰科技、Intel、中科院、北航等。

           对于外界关注的云工厂模式的盈利前景,李钦坦言:“很早之前我们已经能做到盈亏平衡了,但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任务。目前阶段追求盈亏平衡或者盈利并非我们的主要目标,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,我们主要希望扩大规模。今年GMV会有较大的增长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市场人士指出,当前国内的工业云平台企业仍处于跑马圈地的状态,市占率是第一要务,对盈利的考核不强。长期看,等云平台的竞争格局趋于稳定、模式进入成熟期、规模效应起来后,变现的能力和弹性会释放。

           以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Xometry为例,去年1月已经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融资。但李钦坦言,云工厂1-2年内不会将上市提上日程,“需要等各方面条件成熟。从目前阶段来看,我们需要资本的助力,进行市场推广获客以及研发,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。”他表示。


    破解制造业痛点


           据介绍,80后李钦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毕业后,便顺利进入了上汽通用五菱汽车股份有限公司。在整车制造行业打滚了七年后,李钦对制造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已有了解。

           2014年12月份,他决定创业成立云工厂,并顺利获得200万天使轮投资。2015年6月,云工厂平台正式上线,半年后即实现盈亏平衡。据悉,云工厂的自营工厂本身可以获得制造业的利润,而外部合作工厂则收取佣金。清晰的盈利模式让云工厂在资本市场颇为受宠,2016年2月获得了6000万A轮融资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未来的制造业将是高度自动化、信息化,我们希望用一个互联网平台连接制造产能,尤其是大量的自动化产能。云工厂致力于将制造能力搬到线上,全球客户都可以在线使用这些产能,这个逻辑与亚马逊一样,后者是把零售搬到线上。”他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 云工厂前期以中小批量零部件制造为切入点,“结构件领域,品牌商做得很少,比如海尔、海信、华为,他们基本上都是做一些组装的业务,零配件基本上都是外包。 这些企业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,他们在一些非标零部件生产上痛点很明显。云工厂与他们具有很强的互补性,因此我们可以低成本地获取这些客户。”

          他坦言:“传统制造业非常分散,在供应链各环节效率低下。品牌商在寻找加工厂的过程中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寻找和筛选合适工厂,报价和谈判周期长,同时对订单生产过程和工厂的生产状态缺乏把控力。”

           相比之下,客户在平台上传图纸并选择工艺、材料等需求,云工厂的在线快速零件制造,可实现1分钟报价、1小时上机。客户可以在线跟踪订单的生产情况,且可以节省约30%的成本。他指出:“制造业的价格并不十分透明,通常客户找几家工厂报价,而且价格很难标准化,每单都不一样。时间久了之后,工厂之间会形成报价默契,逐步拉升企业的成本。这导致品牌商长期面对报价的黑箱操作。在线制造的模式则可以实现报价透明,自动报价。”

     

    大湾区传统制造业“云端化”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 事实上,云工厂最初创立于青岛,但李钦在2014-2015年期间到深圳出差看厂,当时他便认定深圳将是云工厂发展的最佳地点。于是李钦率领团队在2016年将公司总部搬到深圳,并举家迁到深圳。现在,在他看来,大湾区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,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制造业集群,制造型工厂高度集中在珠三角,配套的产业链全球领先,人才资本集中,营商环境良好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大湾区本身已经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集群,政府顺水推舟将既有的优势进行整合,大湾区规划纲要的出台,在交通连接、人才吸纳方面提供了更多的利好,这更有利于产业集群的发展。而且这个产业集群是经过数十年形成,任何外力因素都很难让其可以很快地迁移至其它地方。”他坦言。

           近年来,随着内地工资及各项生产成本增加,不少珠三角厂商纷纷将生产线迁移或扩充到东南亚和南亚。李钦认为这是全球传统制造业面临的普遍困境,“云端化”将是大势所趋。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的发展,智能制造有了落地的土壤。

     

    工业互联网蓝海


           随着大湾区建设推进,粤港澳三地目前正合作构建协同发展现代产业体系,希望充分发挥大湾区不同城市产业优势,推进产业协同发展,完善产业发展格局,加快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迈进。

           为进一步了解粤企,特别是位处大湾区的业者对区内产业发展意见,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于去年11月走访大湾区部分工业代表。不少企业表示正参考例如德国的“工业4.0”策略,希望尝试把先进资讯及通讯技术融入生产方式,并通过香港平台引进外部合作伙伴和技术解决方案。

           事实上,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国通用电气(GE)在2012年11月发布的《工业互联网:突破智慧和机器的界限》中提出的,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通过互联网将全球工业体系中的智能物体、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人相连接的系统。

           去年6月,工信部发布“工业互联网三年行动计划”, 到2020年底,中国要初步形成各有侧重、协同集聚发展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,遴选10个左右跨行业跨领域平台,培育一批独立经营的企业级平台。还将推动30万家以上工业企业上云,培育超过30万个工业APP。

           作为“世界工厂”的中国,近年来,工业互联网市场发展迅速。根据工业 4.0 研究院的统计,截至 2018 年底,国内共有工业互联网应用案例涉及云平台60余家;预计随着工信部和各个地方政府上云计划的推进,预计到今年底这一数字会超过 200 家。

           业内人士指出,如果未来这些云平台无法形成自循环的盈利模式,再加上工业互联网天然的规模效应、先发优势以及对技术快速迭代的要求,国内工业互联网云平台集中度会迅速提升,各种后发的、同质化竞争的过剩平台将会被整合。

    热门文章
    幸运飞艇大小计划软件